<address id="ztlv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"ztlvh"><span id="ztlvh"></span></span>

            <sub id="ztlvh"><address id="ztlvh"><listing id="ztlv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首頁 > 資訊 > 評論

            跨界賣咖啡真能「補血」嗎?

            2022/09/19 16:48      微信公眾號:億邦動力網 堇禾 編輯 | 李信  


              咖啡賽道更擁擠了。

              近日,與猿輔導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Grid Coffee,在北京王府井銀泰in88開出了首店。該品牌定位為精品咖啡,主要分為經典咖啡和手沖咖啡兩大系列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運動品牌特步申請注冊3枚“特咖啡”和3枚“XTEP COFFEE”商標,即將邁入咖啡賽道。

              前有同仁堂的知嘛健康、中石化的易捷咖啡,后有李寧的NING COFFEE、太二酸菜魚的原汁酸菜拿鐵,跨界賣咖啡成為一股潮流。這些玩家以腦洞大開、新奇的營銷方式試圖吸引年輕人,開辟出第二增長曲線。

              咖啡賽道依然充滿商業誘惑力。據德勤中國現磨咖啡行業白皮書數據,一二線城市有咖啡飲用習慣的消費者,平均每年攝入咖啡261杯,咖啡已經從“趕時髦的飲品”,轉變為“日常飲品”。而如今,咖啡品牌們都在快速下沉,挖掘更廣闊的藍海。

              但咖啡生意并不好做,巨頭星巴克的業績也在下滑。星巴克截至2022年7月3日的第三財季業績顯示,星巴克中國市場的營收、同店銷售額、交易量都在下滑。

              業內咖啡玩家生存都如此艱難,企業們想要靠賣咖啡“補血”,更是難上加難。

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跨界賣咖啡的選手,名單更長了

              今年6月,投資人黃海在一檔播客里提及,有“海淀區奧術*”稱號的教培巨頭,曾專門打電話給某跨國精品咖啡品牌的中國區CEO,邀請其擔任新咖啡品牌負責人。

              話音落下不到三個月,一家名為Grid Coffee的新品牌首家門店正式落地王府井銀泰in88。相關信息服務平臺顯示,Grid Coffee由猿輔導創始人李勇擔任執行董事,另據澎湃新聞報道,Grid Coffee由猿輔導母公司關聯公司全資控股,高管也大多來自猿輔導創始團隊。

              Grid Coffee的門店面積僅30平,店鋪內部裝潢簡單,與早期Manner Coffee的風格極為相似,且同樣不支持外送服務。菜單的定價上,Grid Coffee在25-31元不等,與M Stand的單價持平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Grid Coffee還擁有一家位于三里屯的快閃店,在望京的兩家連鎖門店也即將開業,有意打造連鎖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不難看出,咖啡正在成為品牌們尋求跨界發展的熱門賽道。

              前陣子,一直熱衷于國潮轉型的李寧突然在官方微博上透露,“寧咖啡 NING COFFEE”的*站開設在福建廈門,NING COFFEE除了賣咖啡外,平時還會做一些線下活動或者粉絲聚會。

              李寧曾回應媒體稱,此舉是“希望能夠通過優化門店內部的服務,來提升顧客在購物時候的體驗感與舒適度”,并表示未來計劃暫無更多信息可透露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是運動品牌,特步也盯上了咖啡這門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中國商標網信息顯示,特步(中國)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特步”)正在申請注冊3枚“特咖啡”和3枚“XTEP COFFEE”商標,目前狀態均為等待實質審查。

              跨界賣咖啡的新鮮勁,還傳遞到了一向以“傳統”形象著稱的中國郵政。

              在NING COFFEE上線的2個月前,中國郵政先在廈門率先開出了*家咖啡店。門店內標志性的“郵政綠”裝潢和老舊的送信自行車、郵筒等,激起不少年輕人的懷舊情緒。郵政更是大膽地把單價定位在20-40元之間,并推出38元一杯的好事“花”生特調咖啡,這一定價與星巴克等老牌咖啡玩家相當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做咖啡這件事,中國郵政是認真的。郵局咖啡聯合創始人兼CMO董可欣在近日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的采訪時表示,計劃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之間完成“百店計劃”。

              咖啡能讓消費者提神,也同樣讓入局者們興奮。

              此前,有中醫藥老字號之稱的同仁堂成立子品牌知嘛健康,打出年輕人“朋克養生”的口號,并推出了枸杞拿鐵、陳皮山楂美式、羅漢果美式、陳皮手沖等中藥養生概念的咖啡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店內占了一面墻的中藥展示柜,知嘛健康與其他普通咖啡館看起來沒有太大差別,人均消費高達35元,并一口氣在北京連開六七家門店。

             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,同仁堂知嘛健康的品牌宣傳蘇小航負責人曾表示,計劃未來3到5年內實現全國1000家門店,其中北京300家,包括加盟店。

              跨界選手似乎更喜歡在咖啡品類上做創新,挑戰消費者味蕾。

              太二酸菜魚今年8月底宣布,推出一款名為“酸菜咖啡”的全新產品。據了解,這款產品的正式名字叫“原汁酸菜拿鐵”,咖啡里真的有酸菜汁,還會附贈一大根酸菜。好在酸菜主義沒有貫徹到底,杯中的酸菜不需要食用,只是充當了攪拌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進軍咖啡賽道的跨界品牌們越來越多,他們看中的是咖啡市場存在的巨大消費潛力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艾媒咨詢數據,2021年中國咖啡市場規模約2817億元,消費人次突破3億,并預計仍將保持27.2%的增長率,遠遠高于全球2%的平均增速,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萬億規模。

              品牌們對跨界咖啡如此著迷,或許是來自自身具備規模效應的底氣。

              通過原先的網點落地線下咖啡布局,低店租、低成本,卻可以快速鋪開。

              據連線Insight不完全統計,截至今年8月,國內現有咖啡門店的連鎖化率不到13%,無論是李寧、特步還是中國郵政,都是線下的連鎖巨頭。特步有超6251家門店,李寧坐擁7112家門店,中國郵政擁有42萬個郵樂購站點和5.4萬個營業支局所,覆蓋全國遍布城鄉。

              但現實真如想象中那么美好嗎?

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“前浪”還沒趟出成功的路

              跨界賣咖啡并不是新鮮事,但“前浪們”似乎都逃不過被“拍”在沙灘上的結局。

              早在2015年,狗不理集團就拿下了澳大利亞連鎖咖啡品牌“高樂雅咖啡”在中國的特許經營權,并很快在北京東直門的簋街開設了*家高樂雅咖啡直營門店。當時,董事長張彥森表示要在5年內開200家連鎖門店。

              但現實很骨感,高樂雅咖啡并沒有如狗不理包子這般聞名全國,反而快速陷入沉寂,再無聲響,F在,官網顯示全國共28家店,其中在天津有16家,這與200家的目標相距甚遠。

              中石化易捷也曾在2020年與連咖啡成立合資公司,易捷咖啡將借助易捷便利店完成落地,并采用“外送+到店消費”模式。同時,易捷咖啡北京首店也在當年落戶在北京龍禹玉泉加油站,正式對外營業。

              但易捷咖啡一直反響平平,近期易捷咖啡又宣布與Tims中國達成戰略合作,雙方將探索在部分易捷咖啡門店開設小型Tims咖啡店,并共同開發聯名即飲咖啡,在全國易捷便利店內銷售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這次易捷咖啡與Tims的熱度能持續多久,但眼看跨界開咖啡店的品牌們激增,它的突圍之路更難了。

              李寧的咖啡業務則正在起步。NING COFFEE 并不對外開放,某社交平臺上的用戶稱,喝NING COFFEE有一定的門檻,需要到店消費滿499元才能享受到一杯免費的咖啡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NING COFFEE看著熱鬧,實則冷清,李寧提供咖啡服務的門店屈指可數,連鎖化的腳步并沒有邁開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看似熱鬧的跨界,實則是社交平臺的虛假繁榮。

              小紅書和微博等社交平臺,歷來是品牌營銷的利器,跨界咖啡玩家也不例外。在小紅書上,郵政咖啡的筆記高達6000篇,同仁堂咖啡收獲2400余篇筆記。太二酸菜咖啡推出時,微博話題瀏覽量超過38萬次。

              繼KOL博主們的引流后,真實的用戶反饋開始發酵。不少消費者稱,起初因為好奇和跟風到店打卡,但咖啡的味道不足以引起下一次購買的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曾在“知嘛健康”上購買陳皮手沖咖啡的用戶也表示,高昂的價格和難以適應的口感,讓她認定這只是一次性購買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太二的酸菜拿鐵面市后,雖然很快引起關注,但消費者接受度卻很低。在新浪財經的一項有1074人參與的投票顯示,有86%的人不會選擇酸菜咖啡。

              跨界賣咖啡看似品牌聲量十足,天然自帶流量,但因產品力不夠,找不到攻克復購率的方法。加上在品牌認知上,傳統品牌們的形象固化,跨界賣咖啡很難錦上添花,更何談雪中送炭。

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賣咖啡,真能“補血”嗎?

              跨界賣咖啡,成為一股潮流,有一個原因是,企業原本的主營業務受到挑戰,從而將希望寄托在探索第二增長曲線上。

              伴隨互聯網的升級和新零售的興起,老字號的日子不好過。據中國品牌研究院調查數據顯示,截至2021年,中國的老字號企業僅剩1600余家,而在幾十年前,這個數字是1.6萬。

              自身業績低迷的同仁堂,不得不另辟蹊徑尋找新的業務線。自2018年開始,同仁堂的營收增速就開始出現下滑,從之前一直穩定的兩位數增長跌到了6%;2019年則出現了營業收入和利潤的負增長;2020年,同仁堂營收128.26億元,同比減少3.4%,歸母凈利潤為10.31億元,同比微增4.67%。

              比同仁堂更心急的,是曾經的教培行業獨角獸猿輔導。自雙減政策之后,整個教培行業都在尋找出路。據晚點LatePost報道,雙減后猿輔導內部迅速組建了一個由十來位戰略員工組成的團隊,兩個月內調研了二十多個領域,包括玩具、眼鏡、咖啡、服飾、母嬰用品、月子中心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咖啡作為新一代社交硬通貨,是品牌連接年輕人的重要載體。伴隨互聯網的普及,中國郵政的用戶老齡化加劇;而對于李寧和特步等運動品牌來說,它們正在朝國潮方向發展,急需進一步擴展年輕消費群體。

              賣咖啡,是它們吸引年輕人的策略,但如果指望它成為第二曲線,卻并不現實。賣咖啡本身,甚至會拖累品牌的財務狀況,畢竟門店裝修、運營和營銷也是一筆高昂的開銷。

              更不容忽視的是,咖啡行業玩家的狀況也不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星巴克2022財年第三季度(2022年4月-2022年6月)顯示,中國市場營收同比下降40%、同店銷售收入同比下降44%、同店交易量同比下降43%、客單價同比下降1%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,國內咖啡市場正在經歷激烈的競爭。這個巨大的消費市場不斷吸引新的入局者,瑞幸、M Stand、Manner等新興品牌“內卷”,還有Tims咖啡、%Arabica等國際連鎖品牌陸續進駐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品牌端競爭激烈外,近年咖啡原材料也在不斷上漲。今年由于干旱天氣、供應鏈動蕩和貨運成本,阿拉比卡咖啡豆的過去一年價格上漲了一倍多。同時紙吸管的原料紙漿主力期貨自2020年11月的約4500元一噸一路上漲,到2021年5月一度上漲至約7100元一噸。

              激烈的競爭環境,也讓一些咖啡玩家難以維持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《2020咖啡消費市場洞察報告》顯示,2020年咖啡服務行業的閉店率高達83.3%。曾經有“第四空間”之稱的漫咖啡已經關閉北京60%的門店,其他地區也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閉店現象;COSTA也在中國市場關閉10%的門店;連咖啡更是直接宣布關閉所有門店。

              業內玩家都如此艱難,更別提跨界玩家的突圍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咖啡雖然是門好生意,入局卻有風險。傳統品牌跨界開咖啡店的確能夠短期內圈起一波熱度,但只能為品牌提供一時的流量紅利,回歸消費的商業本質,一杯價格合理又好喝的咖啡才能激起用戶的復購率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傳統品牌本身具有的規模效應,確實能為咖啡業務規避一些高昂的成本,但從現狀看來,傳統品牌們沒能構筑出咖啡的核心壁壘。隨著市場競爭加劇,咖啡賽道的新老玩家廝殺,本就缺少產品力的跨界玩家們,“咖啡夢”還能做多久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融資收錄、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#citmt.cn(把#換成@)。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無相關信息
            亚洲综合色在线观看一区二区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tlv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ztlvh"><span id="ztlvh"></span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tlvh"><address id="ztlvh"><listing id="ztlv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