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ztlv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"ztlvh"><span id="ztlvh"></span></span>

            <sub id="ztlvh"><address id="ztlvh"><listing id="ztlv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首頁 > 資訊 > 評論

            互聯網大廠的「造芯」運動

            2022/09/19 16:09      一點財經 一點.互聯網組  


              在全球缺芯的當下,任何一家企業進軍芯片領域,都不會讓人意外。

              光是在2020年,國內就有7萬多家芯片企業新成立。去年,國內芯片領域共發生約287筆投資,同比增長67.8%。在大量瞄準芯片的企業中,互聯網大廠的身影格外匆忙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,各互聯網大廠接連開啟“減員增效”節奏,但在芯片上的投入有增無減。8月10日,快手推出*自研芯片,并正式宣布進軍TO B市場?焓值睦蠈κ肿止澨鴦,也在芯片領域頻頻動作。7月,字節披露自研芯片的最新進展,還被曝出用行業3倍薪資挖芯片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后浪躍躍欲試,老將早就建立起穩固地盤。

              從2018年百度率先發布昆侖1芯片開始,阿里、騰訊等老牌互聯網大廠相繼進軍芯片領域。此后的時代沉浮中,BAT曾先后撤掉多條業務線,但依然牢牢守住芯片這塊戰場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互聯網大廠而言,做芯片需要有具體場景承接,不能“為了做而做,或是短視頻或是云計算或是自動駕駛。當然不管是哪些場景,他們造芯大多出于兩個目的——對內滿足自身業務量爆發帶來的算力需求,對外開拓市場空間尋找新的增長點。

              提到芯片,我們往往會想到此前被卡脖子的華為。事實上,在這位科技老大哥之外,互聯網戰場上早已掀起轟轟烈烈的“造芯”運動。

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快手字節:壓強原則,后發制人

              眼下,互聯網的共同命題是TO B。

              當老一代的互聯網大廠紛紛轉向TO B領域,后浪們也在跟上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用“基因論”來看待快手,這家面向C端用戶的短視頻平臺,在誕生之初并沒有多少TO B基因。但互聯網最令人激動的地方,就是用跨界打破“基因論”。

              8月10日,快手推出視頻云服務品牌StreamLake,進軍云服務市場。同時,它還發布云端智能視頻處理SoC芯片SL200。據其官方介紹,這款芯片視頻壓縮速率是世界上最快的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快手“造芯”的邏輯是:用自研芯片加固視頻云服務的底座,并以此將觸角蔓延到全新的to B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它為何發生在眼下這個時間點呢?

              《一點財經》認為,這背后有兩方面原因:對內降本增效、對外尋找新的增長點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9月,快手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,將“降本增效”放在核心位置。目標是提升商業化運營能力,而不是單純地追求用戶量。

              降本增效,在視頻處理上表現地尤為迫切?焓值娜栈钜呀洀2015年的千萬級,飆漲到到今年一季度的近3.5億。如此高的日活下,快手每天處理的視頻量級有數千萬個,視頻播放量級幾百億。

              這也就導致,快手在視頻編碼、壓縮、傳輸、播放、分發等全鏈路上的處理變難,同時也消耗著大量的帶寬成本。目前,快手的帶寬量級已經接近上百TB。

              此時,就必須要用芯片節省大量帶寬成本和提高視頻處理效率。而且,這活兒還就得快手自己來干。因為相比通用性的芯片廠商,快手顯然更明白視頻處理中的算法痛點,從而設計出更能攻克難關的專用型芯片。

              在降本增效之外,芯片還能為快手打開新的破局路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的快手,已經摘掉了“佛系標簽”。今年一季度,快手營收210.7億元,同比增長23.8%;經調整凈虧損收窄至37.2億元,較去年同期下降34.1%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快手依然面臨著增長的瓶頸期。整個短視頻賽道的流量增長放緩,線上廣告也在下滑,快手的股價一直起色不大。它需要用新的賽道打開局面,但又不能跨界太遠避免經營性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在此形勢下,視頻云無疑是條合適的增長賽道。本身,內容視頻化已經是大勢所趨,而且這也是快手熟悉的領域。另外,這還是塊龐大的蛋糕。根據艾瑞數據,2021年中國視頻云服務整體市場規模達到448億元,預計未來三年的年復合增長率為29.5%。

              相對BAT,快手入局TO B以及云服務市場的時間相對較晚。但快手做對了一件事,也就是挑選垂直賽道切入,不去碰自己不擅長的。

              后發也可以制人。

              華為有這樣一個戰略理念:比別人晚一步不要緊,關鍵是實施“壓強原則”就可以后發制人。

              任正非曾用坦克和釘子的比喻說明“壓強原則”。沉重的坦克可以在沙漠中行駛,原因是寬闊的履帶分散了單位面積上的重量。釘子雖輕卻可以穿透硬物,是因為將沖擊力集中在小小的尖上,壓強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的道理,應用到快手進軍TO B上,就是往垂直化的視頻云進軍,發揮出沖擊力更足的壓強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當快手首次推出芯片踏入TO B領域時,隔壁的字節也在闊步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在7月的 “2022 火山引擎原動力大會” 上,字節披露了芯片自研進展。目前,字節的芯片團隊分為服務器芯片、AI芯片以及視頻云芯片三大類。它并沒有開發CPU、GPU等通用芯片,已啟動的各芯片自研自用,不會對外銷售。

              支持芯片業務的是團隊力量!锻睃c LatePost》報道,字節確定造芯起步于2020下半年,目前芯片團隊的規模已經超過 200 人。而且,它還在以三倍薪資從高通、ARM等公司挖掘芯片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字節和快手進軍To B業務的邏輯基本一致。上層的視頻業務對下層基礎設施提出更高的要求,平臺必須不斷優化用戶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而市面上的通用型芯片,往往不如專用型芯片在優化視頻體驗上做的出色。于是,快手和字節必須自己出手自研自用。只是兩家不同之處在于,快手把自己的解決方案輸出到了行業內,尋求新的贏利點,而字節目前還只是自研自用。

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BAT:合縱連橫‍

              在造芯這件事上,快手和字節是新秀,百度、阿里和騰訊才是老將。

              三家互聯網大廠在進軍芯片時,使出跟快手和字節不同的打法:

              它們的芯片業務,大多服務于企業發展戰略。并且不是單純地錨定某一個領域,而是連接多方元素,朝向更廣闊的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,百度正式發布國內*云端AI芯片——昆侖1,開啟了互聯網大廠造芯的先河。

              相比快手自研芯片專注在視頻領域,百度研制的是通用芯片。如果將專用芯片比作某一神經元,那么通用芯片就好比大腦,涉及的領域更廣、研制更為復雜。李彥宏還曾忍不住感慨:

              “芯片可以說是人工智能技術皇冠上的明珠。”

              就在昆侖1發布的第二年,也就是2019年,百度用“夯實移動基礎,決勝AI時代”的戰略重新梳理打法。AI芯片的推出,其實是服務百度整體AI戰略的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,李彥宏提出AI時代決勝未來的關鍵是八項技術:自動駕駛、數字城市運營、機器翻譯、生物計算、深度學習框架、知識管理、AI芯片和個人智能助手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八大技術中,AI芯片是百度AI戰略的底層推動力。AI有三大要素:算力、算法和數據,而算力就要靠AI芯片來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芯片是需要場景承接的。只要是需要算力、需要大規模數據處理的場景,百度的AI芯片就能派上用場。場景越多,AI芯片就愈發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眼下,百度全力布局的場景無疑是自動駕駛。去年昆侖2芯片在發布的時候,就已經被確定將用于自動駕駛、智能交通助手等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前不久,在集度首屆汽車機器人生態伙伴大會上,李彥宏表示:“就自動駕駛技術而言,集度將*特斯拉一代。”自動駕駛技術的提升,需要智能駕駛、智能座艙、地圖、云端等全方位能力的支撐。這些能力背后,都需要AI芯片。

              往后看,百度能否做好自動駕駛乃至決勝AI時代,AI芯片是繞不開的攻堅戰。

              在百度發布昆侖1的2018年,阿里成立了芯片公司——平頭哥。平頭哥主要擔負有兩個任務,對外構建外部生態和對內服務于云計算。

              傳統通用芯片的模式,愈發難以適應智能時代個性化的場景需求,開源和開放是大勢所趨。在此背景下,平頭哥于2019年發布 RISC-V 處理器——玄鐵910。它可應用于AIoT、5G和自動駕駛等多個領域。更為關鍵的是,玄鐵910面世之初就是開放開源的,并且為全球開發者提供了架構新選擇,這是它對外構建生態的基礎和前提。

              對內,平頭哥服務于云計算,借助阿里云的通道實現價值輸出,最終幫助阿里構建“端云一體”的芯片生態。這是它最核心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調侃,阿里云在哪里,平臺哥就在哪里。平頭哥*的客戶,就是阿里云。

              2019年,平頭哥發布*自研AI芯片含光800,主要用于云端視覺處理場景。這款芯片已經有了實際落地。阿里云的城市大腦,實時處理杭州主城區交通視頻,需要40顆傳統GPU,延時為300ms。而使用含光800僅需4顆,延時可以降至150ms,由此提升了城市交通管理效率。

              阿里云和平頭哥的綁定仍在繼續。去年,平頭哥發布自研芯片倚天710,這是阿里*顆為云而生的CPU芯片,如今已經被部署應用到阿里云數據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可以說,阿里芯片業務的天花板在哪,取決于阿里云的天花板在哪。目前,阿里云已經是國內市場份額*的云服務商。今年二季度,阿里云營收為177億元,同比增速為10%,保持穩定增長。平頭哥的未來,也擁有了更多想象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相比百度和阿里,騰訊的“造芯”動作,更多采用“投資+自研”的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,騰訊戰略升級,明確擁抱產業互聯網。芯片是硬件中最核心的部分,也是產業互聯網最核心的基礎設施,騰訊自然不會錯過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在2018年,百度推出*昆侖芯片、阿里成立平頭哥,騰訊領投了AI芯片初創公司燧原科技3.4億元的Pre-A輪融資。其后幾年,騰訊連續投資了多家芯片公司。與此同時,國內AI芯片行業股權融資也開始不斷快速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這種進入芯片領域的方式,跟騰訊近些年的發展策略保持著同頻。當年在電商領域上,騰訊通過入股京東來完善電商板塊,通過投資虎牙斗魚補齊電競業務......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種圈層式的發展策略,核心是“社交+內容”。越靠近這兩塊領域,騰訊的控制力就越強。在較遠的板塊,騰訊則用戰略投資的形式進入新領域,不為控股,只尋求用開放心態來與合作伙伴共建生態。它在進軍芯片領域時,也是同樣的打法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騰訊并非只是投資芯片,也在自研芯片。因為在某些領域,它也需要專用芯片實現業務上的降本增效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年底,騰訊首次公開自研芯片研發進展——三款芯片“紫霄”、“滄海”和“玄靈”都屬于專用芯片,分別用于AI計算、視頻處理和高性能智能網絡。眼下,騰訊在這三大業務板塊都存在大量的場景需求,需要用專用芯片來降本增效。

              一條是投資,一條是自研,騰訊用兩條腿走的方式跨入芯片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關鍵戰役:開源節流、建設生態

              互聯網大廠的“造芯運動”,看似高歌猛進,但并非沒有阻礙。

              造芯其實有三大門檻,技術、資金和成本,分別對應著“人、錢、量”。

              BAT等互聯網大廠們,在人才吸引力上其實差別并不大,技術上的參差并不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真正的關鍵是資金和需求量。

              芯片是一個投入非常大的燒錢業務,7nm芯片的研發成本在上億元級別。如何保證資金持續涌入同時分攤成本,是互聯網大廠必須面對的戰役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互聯網行業進入深水區,各家大廠的財務都在收縮,都在勒緊褲腰帶過日子。今年一季度,百度的*增長曲線廣告收入同比下滑4%。李彥宏在內部信表示,“必須充分認識到現實情況的困難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燒錢又缺錢的形勢下,百度芯片業務*的運作方式就是獨立融資。好在百度已經未雨綢繆——去年4月,前身為百度智能芯片及架構部的昆侖芯科技,以130億元的估值進行了一輪融資,緩解了資金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,坊間也時常傳出平頭哥將獨立運營的消息,目前還沒有被證實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將芯片業務拆分進行獨立運營,對于互聯網大廠來說能有效緩解資金壓力。芯片業務也有足夠的資本和耐心去搞研發。在眼下行業穿越不確定性的周期下,這是一種明智之舉。

              當資金壓力舒緩后,還需要龐大的市場需求量去分攤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很多小型的芯片公司,其實也擁有不俗的研發實力,但是始終沒做起來。背后的原因是,它沒有充足的市場需求來分攤研發成本。拿著槍找靶子,難以實現可持續的良性發展

              像亞馬遜、微軟、谷歌等幾家科技大廠,掌握了全球大部分的服務器算力。這些龐大的算力需求,足以激勵他們研發自己的服務器芯片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芯片公司而言,要擁有龐大和可持續的市場需求,*的方式就是建立生態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英偉達是全球市值*的芯片公司。它用了10年時間,建立了CUDA生態,大量的軟件和應用企業都在這個生態里。在生態里待久了,企業已經離不開英偉達,必須靠其滿足自己的業務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在國內,AI芯片市場需求旺盛,規模非常龐大。華西證券預測,到2023年,中國AI芯片市場將同比增長57.47%到1338.8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片龐大的市場中,百度在嘗試構建“軟硬一體”的AI芯片生態。生態一旦建立,百度將實現從芯片到終端、應用、云端、服務的生態閉環。下游終端、應用等龐大的市場需求,將反過來不斷推動上游的芯片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生態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。需要百度將芯片業務真正全面地深入到市場當中,在充分競爭里逐漸完善生態。

              阿里的平頭哥,也需要進一步深化自己的生態化路徑。除了通過阿里云輸出能力外,還需要深度參與到外部市場當中。

              生態建立之時,就是芯片戰役階段性的勝利時刻。

              04

    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    很多不知道,*大進口商品,不是汽車也不是石油,而是芯片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上半年,我國共進口集成電路2797億塊,總價值達到1.3511萬億元,位居各品類首位。

              在經歷了卡脖子的危機后,芯片一直是國人心中的痛。要想不看外國人臉色,就需要各科技企業貢獻自己的力量,在芯片產業鏈上發揮自己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互聯網大廠只是聚焦在設計領域,還沒有涉及關鍵的生產制造環節,但凡事都得先踏出*步;ヂ摼W大廠開了“芯片設計”這個頭,至少能在“中國芯”的產業鏈上發光發熱。

              這條路并不輕松。但辦法是想出來的,路是走出來的。只要保持迎難而上,就必然能斬獲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噴泉之所以美麗,是因為有壓力;瀑布之所以壯觀,是因為沒有退路。

              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融資收錄、活動收錄可發送郵件至news#citmt.cn(把#換成@)。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無相關信息
            亚洲综合色在线观看一区二区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tlv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ztlvh"><span id="ztlvh"></span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tlvh"><address id="ztlvh"><listing id="ztlv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sub>